永辉暴跌99%背后:哭泣的马化腾,微笑的王兴

" 这世界上,没有巨头是能够永远不败的。"

来源 | 投资家(ID:touzijias)

作者 | 刘晓月

这世界上,没有巨头是能够永远不败的。

近日,永辉超市董秘辞职的人事变动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公告显示,董事会于近日收到董事会秘书张经仪先生提交的辞职申请,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。辞职申请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。张经仪在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。

与此同时,张经仪一条颇有深意的朋友圈在网上疯传,在永辉工作了整整 12 年的他感慨道——

" 我们也许透过浮云看见了远方更高的山峰,因为我们正在下山,恢复体能、更新装备、重整后勤。但我不能和永辉人继续攀登远处那座山峰了。"

永辉大撤退:千亿巨头的陨落

这背后,反映的是巨头永辉日落西山的辛酸与无奈。回想当年,2010 年底永辉在 A 股上市,彼时的永辉还是 A 股为数不多的大牛股,市值超过千亿,现如今股价却是一路暴跌,如今市值仅有 440 亿,还不及当年一半。

与腰斩式股价相对应的是断崖式下滑的业绩。2021 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,永辉超市实现营收 263.34 亿元,同比下降 9.99%;归属净利润 2332 万元,同比大跌 98.51%。

要知道,2020 年第一季度,永辉超市实现归属净利润 15.68 亿元,今年一季度净利还不及去年同期的一个零头,就算是在 11 年前的 2010 年,其一个季度的净利也超过了 9000 万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永辉出现的问题不仅影响到了自身,还拖累了刘强东和马化腾。

想当年,永辉势头正盛,被视作是新零售的标杆,赢得了腾讯、京东的资本青睐。2016 年 8 月,刘强东旗下两家公司京东邦能与江苏圆周以每股 4.425 元的定增价,分别认购了永辉 4.785 亿股,合计 9.57 亿股,总花费 42.35 亿元,占永辉总股本的 10%。

一年之后的 2017 年 12 月,腾讯方面也入股了永辉,永辉实际控制人张轩松、张轩宁与林芝腾讯签署股份转让协议,二人以 8.81 元每股的价格分别向林芝腾讯转让 23058 万股和 24793 万股公司股份,合计转让了 4.785 亿股,占总股本的 5%,而腾讯这次入股永辉花费近 42 亿元。

2018 年之前,京东方面持有永辉 9.57 亿股,成本价为 4.425 元;腾讯方面持股 4.785 亿股,每股成本 8.81 元,比京东高了一倍。

而在腾讯入股永辉后,京东从 2018 年第二季度就开始加仓。最新的持仓是京东邦能持股达到 7.36 亿股,加仓了 2.575 亿股,据悉,这些新增股大概是在 2020 年一季度完成增持,粗略计算成本价应在 8 元以上,而江苏圆周和林芝腾讯仍然持股 4.785 亿股未变。也就是说,京东这波加仓直接将每股成本拉高了近 20%。

如今的永辉股价已经跌破 5 元,早已不复当年大牛股的风光,而就投资角度来看,即使算上永辉超市后续分红、降低成本的情况,京东、腾讯也做了笔赔本的买卖。

那么,我们不禁就要问了,从大起到大落,永辉都经历了什么?

" 新物种 ",怎么就变成了 " 新陷阱 "?

永,长久,久远;辉,光也,辉煌之意。永辉二字,寄托了创始人对这份事业永远辉煌的期待。

永辉创始人是张轩松和张轩宁两兄弟,1995 年开始做超市,3 年后开出第一家永辉。2004 年,永辉超市门店总数达 50 家,营业额攀升至 20 亿元。到了 2010 年,公司已经成为深交所上市公司,拥有门店 156 家,总经营面积 105 万平方米。

永辉成功的主要原因在于,牢牢把握住了 " 生鲜 " 这张王牌。生鲜是当时大卖场的薄弱地带,于是,永辉从原本的农改超定位迭代为生鲜超市,将传统农贸市场直接装到了超市里面。生鲜自此成为永辉的品牌标签,成为了时代的领头羊,还获得了 " 永辉模式 " 的封号。,

然而,随着互联网的兴起,电商对传统大卖场形成了摧枯拉朽般的冲击。永辉超市也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,为了不输给时代,永辉进行了种种转型创新。

在这之中,张轩松主导的永辉云创被看成是永辉超市谋求线上增长的重要载体,旗下的超级物种更是备受资本与市场看好的明星项目。

超级物种是一种全新的零售业态,属于超市+餐厅的融合,线下门店集销售、餐饮、仓储于一体,并自配物流系统,直接对标阿里系的盒马鲜生,这也是吸引腾讯投资的最大亮点之一。

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,这个被寄予厚望的零售界 " 新物种 ",却成了永辉的 " 新陷阱 "。实际上,自 2015 年正式成立后,永辉云创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4 年间累计亏损 26.46 亿元。如果算上 2020 年前 5 月的实际亏损,云创的亏损额高达 30.72 亿元。

那么,这个 " 超级物种 " 究竟是栽在了哪里呢?

原因大概有三:一是行业竞争激烈。在超级物种的对面,站着盒马鲜生、苏宁苏鲜生、京东 7FRESH、美团小象生鲜等多个竞争对手,巨头厮杀、补贴四起,在疯狂价格战中,超级物种并无明显优势。

二是发展不清。就定位而言,超级物种处在一种十分尴尬的状态,瞄准中高端消费人群。因此选址多开在写字楼和高端商场附近,产品包装设计也十分精美,但这部分消费人群却尚未激活,很快便暴露出坪效、租售比不高等问题。

但是,超级物种依旧在没看到清晰盈利模式的情况下仓皇扩张,成本剧增、资金断裂、亏损加剧,最后只能用关店的方式交一笔又一笔学费。

三是兄弟分歧。在经历前几年的携手奋斗之后,兄弟二人的理念差距变得越来越大,张轩宁看好线上新零售业务,即自己牵头创办的永辉云创,而张轩松看好线下传统连锁超市,即永辉云超。

尤其是随着超级物种的亏损加剧,兄弟两人之间产生的冲突也越来越大,进而升级为永辉的发展方向和人事冲突。张轩松甚至也公开承认与张轩宁存在分歧。

张氏兄弟的冲突反过来也影响了永辉的发展,管理层的失和让超级物种始终处于一个极其割裂的状态,既想做餐饮又想做零售,既想做线上又想顾及好线下,这种 " 既要 ...... 又要 ......." 的结果就是,最后什么都没做好。

经历了四年多的发展,超级物种经历了一炮而红、快速扩张的高光,最后却走向了业绩下滑、收缩关店的末路,随着张氏兄弟的关系一路向下,永辉超市也一起走向了下坡路。

是攻城略地,还是蒙眼狂奔?

从 2017 年底开始,永辉开始高歌猛进、迅猛扩张。仅 2018 年,永辉增开门店就达到 1275 家,笑傲全行业。2019 年,永辉更是以平均两天开一家的速度狂奔。即使是在疫情冲击之下的 2020,永辉仍然在加速扩张。

但无论为人还是经商,都要懂得 " 量力而为 "。

永辉的扩张是在资金不足、人事冲突等种种压力下负重前行,导致其发展质量跟不上速度、资金链极度紧绷,使得永辉会员店、永辉生活和永辉 mini 等均陷入了尝试开店、快速扩张、资金困难后立刻关店止损的恶性循环。

更重要的是,尤其是供应链跟不上开店的速度,优势变成短板,从而影响了食品安全、产品质量等重要环节,犯了行业大忌。

近几年,北京、上海、河南江苏等多地市场监管局连续通报永辉售卖产品不合格,连续爆出来的食品质量和安全问题,让永辉多次登上地方黑榜,信誉受到极大损害。

比如今年,永辉就曾引发舆论的轩然大波。据人民网报道,福建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公告显示,今年一季度,永辉超市在福州、莆田、龙岩等多地多家门店共有 15 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。

但最让广大网友感到愤怒的是,永辉不仅犯了错,还没有知错就改的态度。本应该诚恳道歉,认真整改,把食品质量提上来,争取得到广大消费者的二次信任,但永辉超市却在明明白白地甩锅。

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辩解道:" 永辉超市每天自测量达 3000 多批次,一个季度 90 天、基本上近 30 万次的检测中,出现 15 批次的不合格,你说多不多?当然我们自己也有问题,自测的 3000 多批不可能把所有的商品都检测到。"

有网友顺着董秘的意思讽刺道," 理直气壮,我们上万批产品就这 15 批次不合格全被你们抽到了,是不是有人故意搞我们?"

食品安全是底线问题,曾经靠新鲜食材打天下的永辉超市,如今竟然栽倒在食品安全问题上,这真是莫大的讽刺,这不得不让广大消费者失望透顶。

看似是为了促进企业发展、扩大商业版图的行为,最后却异变为拖垮企业、失去民心的蒙眼狂奔,永辉必须好好反思才是。

社区团购,最后一根稻草

2020 年崛起的社区团购,更是对于永辉超市的致命打击。这直接动摇了它的发展立业之基——生鲜。

互联网加持、巨头们主导下的社区团购,做起生鲜来有太多优势了。首先,社区团购的实现成本相比较低,它是发动便利店店主或者宝妈作为团长,前端固定资产投入较少,模式较轻,引流成本更低;且 " 门店 + 自提 " 的方式,则能够降低 " 到家 " 的配送成本。

其次,社区团购主打性价比路线,直击用户痛点,它是采用预售模式、" 以销定采 ",并借助互联网平台对 C2M 的精准预测,能够提供极具性价比的产品,再加上巨头们的补贴,9 毛 9 甚至都能买到 15 个鸡蛋。

此外,多则几千少则几百几十的 SKU,线上接单线下即时配送对配送能力的要求极高,这无疑是美团等的最擅长之处。

但对待社区团购的热潮,永辉的应对之策是—— " 没有必要跟风,先练内功,降本增效,加速行业洗牌。"

但视而不见的结果就是,永辉 2020 年后的业绩大滑坡。除了前文所述暴跌 99% 的业绩之外,永辉超市发布 2021 年一季度报告中也提到,2 结合 2020 年下半年及 2021 年一季度公司实际业绩表现,以及市场上社区团购业务烧钱对公司业务的短期影响,公司预计 2021 年上半年营收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。

对此,永辉董事长张轩松也在财报会议上进行了反思," 我们非常抱歉,永辉在管理上没有做好。2020 年后期,包括 2021 年第一季度,受制于后疫情时代的大环境变化,我们在应对,措施,举措上都存在不足。"

结语

马化腾曾经提到过:" 巨人稍微没跟上形势,就可能倒下。巨人倒下时,体温还是暖的。"

用这句话来形容永辉再适合不过,从行业的引领者变成落后者,它也曾试图跟上形势,不惜采取激进策略。但终是没有看对方向、找对节奏,曾经跑赢了所有对手,最后却终于输给了时代。